地主的朋友 西南民族大学农家子弟的土地信仰

2016年11月17日点击量:2245

我家有一本枣红色封皮的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》,里面记录了我家3块地的详细位置和总亩数,父亲把它放在了衣柜的黑皮包里。

我见到伍勇的时候,两个农家子弟先打探了一下“底细”。

他问我:“你们家有多少亩地?”

我说:“8亩果园。”

“流转出去一年能挣一万多块钱呢。”伍勇说。

伍勇是地主的朋友,他正在帮地主扩大土地面积,或者发展更多的人成为地主。

中国农村的土地早已进入了流转阶段,已经流转的耕地达到了了4.47亿亩,这一现象的发生已经不单单能用生意来描述,而土流网又是做的最早和做的较好的,他的公司估值接近20亿元。

对于一个生在农村的人来说,我很好奇,我很想知道做这笔生意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以及他将用什么方式让我的土地流转起来。

网吧少年

一个在2001年进入网吧的乡村少年,毫无疑问先要过《热血传奇》这一关,这款陈天桥孤注一掷引进国内,并创造了中国网络游戏历史上最赚钱、生命周期最长记录的游戏。

在这款游戏之外,这帮少年再寻找其他的乐趣,当然,伍勇到现在还保持着对网络游戏的兴趣。不过,除此之外,他摸到了B2B的门路——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被称为“中国金银花之乡”,这种中草药以清热解毒著称,小沙江镇是主要产区,伍勇的父亲是当地金银花种植能手。

2001年9月,伍勇注册了阿里巴巴商家账户,开始发布金银花信息,做成了很多笔生意——在阿里巴巴最严峻的创业寒冬期,马云多次在公共场合表达不知道电子商务何去何从的时候,小沙江镇的网吧少年却做起了电商生意,还给自己挣了一台电脑,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好消息。

到了2003年,伍勇开始在易趣倒卖传奇装备,他从B2B杀到了C2C,并迎来了最早的一批“人民币玩家”,这帮人需求旺盛,一掷千金,这桩生意一直持续到伍勇进入西南民族大学读书。

伍勇无疑是同龄人里最早涉足电子商务的那群人,他成为一名卖家的时候刚刚17岁。在这个时间里,我也曾经满是新奇地呆在网吧,但我并不认为乡村网吧能孕育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,现在看来,伍勇一开始就把把互联网当做工具,这是和同龄人最大的差异。

进入大学之后,有赖于买卖装备攒下的本钱,伍勇开始做域名投资和SEO(搜索引擎优化)。这个时候,第一代域名投资大佬——以蔡文胜、姚劲波、徐俊为代表,已经充分挖掘了.COM的价值,而伍勇这一代赶上了.CN域名的兴起。

他折腾的最大的一笔是注册了500多所大学的.CN域名,想做一个千校联盟,这让他成为了四川省内最知名的个人站长,吸引了联想创投和IDG的注意,这两家认为他要做中国版的facebook,伍勇还为此休学一年,在广州和北京打工,熟悉创业环境。

一年之后,伍勇还是回到了西南民族大学,在平面设计之外跨专业选听了宏观经济学课程。

“自己能力不够。”伍勇说,“要寻求别的院的课程。”

成都幸运儿

做域名投资的人,一般都会养成一种习惯:密切关注新闻,发现可能有价值的域名。

如果说2008年西南民族大学所在的成都有什么新闻的话,无疑是“李氏土地新政”。

在李春城治下,成都是土地改革的国家级先行试验区,从2008年起就在国内率先实施农村土地确权改革,推进农村土地市场化流转和规模经营;2008年10月13日,十七届三中全会当天通过的文件,大篇幅提到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问题。

“土地流转”这个新名词不错,而且热度很高。得益于之前爱折腾的那段经历,重新回到学校的伍勇时不时被当地村长请去,要求负责帮忙土地拆迁招商,甚至还被怂恿在双流机场第二跑道修建之前购买那里的土地。

当然,伍勇没买,也没有因此暴富,不过,身在土地改革最前沿,成了土流网能在行业里率先起跑的原因,所以我说伍勇是“成都幸运儿”。

土流网正式创建于2009年,伍勇大学毕业前夕,先把总部放在了四川这个外出务工大省,当时四川已经有近2000万人离开了自己耕种的土地。

当伍勇骑着他那辆雅马哈在四川盆地看地的时候,他看到了更多农业凋敝和亟需整合。

我回想了一下,农业确实是个高风险的行当,今年国庆节我回家的时候,几位叔伯在闲聊时都回忆3年前的美好时光——当年每亩地收成至少1万元,近两年每亩地却不过四五千,简直是亏本生意。有人砍倒果树种了玉米,结果又赶上玉米价格大跌。

“我看国家就是不想让人种地了。”一位叔叔说,“出去干半年活就比在家一年强。”

是啊,人们要么跟土地较劲,要么外出打工。其实我们一直在见证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——据统计称2015年有接近1.7亿的农村人群正在路上,前往远离家乡的地方寻找新生活;还有1亿多留在了当地乡镇,但也告别了土地。

随着土地确权省份逐渐增多,安土重迁的农民对离开自己的土地更有信心,土流网随之跟进,在176个市县设立了土地流转服务中心。

乡村法则

伍勇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一段视频:几摞百元大钞躺在桌子上,旁边是签字并且摁了手印的协议,手印密密麻麻,有几十个之多。

解洪玲正在给大家发钱,他是土流网南昌土地流转中心的经理,在广东开了多年美容院之后回到家乡,作为头脑活络的代表,他把各家各户因家庭联厂承包责任制打散的土地集中起来——农业的规模化种植意味着成本降低和效率提升,当地村民只要按照经营权证的数字要求自己的应得利益就好了。

“一定要找当地人。”伍勇说,“而且一定要用利益捆绑起来。”

中国乡村历来就是亲密社会,当场清算这个方式更是最被村民认可的,这两点在《乡土中国》里均有论述,伍勇算是得了费孝通老先生真传。

土流网在今年3月拿到了复娱文化和经纬创投1.5亿B轮融资,在黄浦江边的复娱文化集团总部,郭广昌也问了伍勇这个问题:“你怎么和当地农民打交道。”

郭广昌出身在浙江东阳的农村,因此,这也是两个农家子弟间的对话,最终伍勇说服了郭广昌。

土流网的举措,更有典型意义的是在被称为“农村改革开放第一村”的小岗村,严金昌是当年18个“大包干”的发起人,除了在小岗村开了第一家农家乐“金昌食府”之外,现在他还有一个新职务:土流网小岗村土地流转中心总经理。

这是个久负盛名的村子,同时,这个村子也经历了多次统一返租承包,几年来,很多人见过小岗村的撂荒地,并在言辞里多有指摘。

这一情况发生的原因是承租户因为赔钱放弃租赁——我说过,农业是个高风险的行当。如果严金昌这位总经理经手的土地发生这种状况,村民们会把这位老人当做第一责任人,但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。

“我们会根据历史大数据和估价体系提供一个合理价格,先保证价格合理。”伍勇说,“如果有毁约行为,我们就利用土流网的平台把这块地迅速流转出去。”

听起来万无一失。

农民的未来

“大户”这个称谓我们好像到现在还没提起过,这是土地流转时代“地主”的代名词,他们流转进土地,并在田间地头施展自己的抱负。

这个行业也经历了洗刷和淘汰,私下里的土地流转或者直接租赁集体土地的行为由来已久,很多人奔着农业补贴而来,要么造成了土地资源浪费、要么因为不专业而无力承担农业自身的风险。

留下来的“大户”会越来越专业,伍勇见过的最大的地主在新疆,手里有几十万亩土地,这帮人可能会成为现代农业的基础,并终结我们印象中固有的农村形象和生态。

管他呢,反正农民的权益还在——我正在以一位农民的身份说这句话,并且,我们的乡村已经完成了土地确权,即将拿到的新证书是《农村土地流转经营权证》。

这些“大户”的耕种是要得以保障的,这关乎双方权益的兑现,在固有的乡村法则之外,更重要的是资金,土流网正在向“大户”提供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,试点在湖南省汉寿县。

汉寿有土流网的直营店,他们和当地的邮政储蓄关系紧密,土流网那辆奥迪A6在邮储银行湖南省汉寿支行的院子里进出自如,只要扯着嗓子喊一声:“土流网的”,栏杆就会慢慢抬起来。

2014年,土流网拿到盛大5000万人民币A轮投资的时候,盛大的投资人问伍勇到底想怎么做。

伍勇说:“我不是要做交易中介平台,我想做的是土地资产化。”

对方说:“和我们老板(陈天桥)想的一样。”

现在,随着土流网各种土地金融政策的推出,土地资产化已经能看出样子了。

我问伍勇:“你的知识结构怎么进化这么快?”

他回答说:“和投资人聊天,我还去北大读EMBA,花了60万。”

其实,我还是很怀念农村生活的,尤其每年春节后诸如“回不去的农村”这类文章被评论转载的时候,我感同深受。

我问伍勇有没有看过这类文章,他说看过,并说“这是好事”。

是的,土地和人的冲突在十几年来愈加激烈,塑造了一个让我们不忍直视的乡村。我们无法预言因土地流转带来的乡村剧变还要多久,但我们知道,在剧变前后,土流网都深入其中,我希望他能带着乡村变好,至少是虽然陌生,但能接受。

上一篇:土流网CEO伍勇出席“2016年扶贫日”论坛

下一篇:新一轮土地流转隐秘世界:土地掮客江湖

商务合作:400-6666-737

客户服务:400-6666-737

 

广告服务:0731-83887571

企业邮箱:service@tuliu.com

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芙蓉中路三段398号新时空大厦4层

关 于

公司介绍媒体报道加入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